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四百三十四章 交易

作品:她有一间时空小屋|作者:蜀椒|分类:女生专区|更新:2019-08-14 20:52:51|下载:她有一间时空小屋TXT下载
  那海盗头子说道:“……粮食的话,最多不出半个月就能运送来,但是价格要比上一次高两成。”

  蒙立国使臣:“两成?这太高了。我们已经合作那么多次了,我们的信誉是绝对值得信任的,还是原来那个价格,一手交钱一手交货…”

  海盗头子打断对方的话:“信誉,我们大家都是讲诚信的人,你买东西付钱,我卖东西也没有缺斤少两啊。价格的话,这就是现在的行情,你要是做不了主的话那就请示你们的主上,下次合作吧。”

  那使臣听出对方已经有了下逐客令的意思,顿时就有些急了,连忙道:“别别,一切都好商量,好商量……”

  现在正在紧急备战,军需非常紧张,他们另一边就是真正的大漠,那就只有从慕国购买了。

  双方谈着谈着,最后蒙立国还是购买了五艘船的粮食,相当于二十万担!

  芩谷不知道怎么的,突然就想起了在上一个任务世界中:当国家出现灾害年份的时候,需要拿出粮食赈灾时,官府每年囤积在地方的粮食总是不翼而飞,一座座粮仓里的粮食都变成了沙土石子儿。

  每次都是因为不能及时拿出粮食,或是没有足够的粮食而让难民活活饿死……

  原来是早就被那些蛀虫贩卖掉了啊!

  真是可恶!

  芩谷心中义愤之情油然而生,真恨不得将这些人杀之而后快!

  大概是情绪太过激动了,让气息略微有些乱。

  “谁——”

  一声爆喝声从里面传出,紧接着,一个黑衣人飞掠而出,一条连着铁链的铁爪朝芩谷的方向抓来。

  攻势凌厉,那铁爪上面带着强烈的血煞之气。

  想来定然是杀了许多人才有如此的积累。

  可是当那黑影飞到半空的时候,突然胁下传来一股刺痛,气机一泄,身体不由自主往下坠去。

  紧接着,从另一个方向传来“啊”地一声惨叫。

  原来刚才同时朝芩谷攻去的是两个人,一个在明,制造出声势,一个在暗,伺机偷袭。

  芩谷已经在这里听了半天的墙脚了,也把里面的人物布局摸索的一清二楚,哪里不知道那人的偷袭。

  所以趁着这人攻来下方没有放手,御针偷袭,破掉其气海。

  然后反身刺向另一个…

  惨叫声后,那个被银针刺中的人觉得眼前一道黑影掠过,顿时脖子腥热血水喷涌而出…

  只是一个照面,便干净利索干掉了两个后天二层的高手!

  而他们竟是连对手的样子都没有看到。

  里面的人变得更加戒备起来,纷纷朝中间的人靠拢。

  那些站岗的也全部涌到院子里,将里面的人里三层外三层保护了起来。

  “阁下真是好手段,既然已经来了,定然是有事找方某人,何不坐下来大家好好聊聊?”

  还海盗头子朝着黑暗中喊了两声,没有得到回应。

  视线朝旁边一个人瞟去。

  那人眉头轻锁,道:“……好想法,那人已经离开了。”

  “离开?”

  杀了自己两个人就走?难道是朝廷的人?探知了这里的消息然后……

  可是不对啊,朝廷那边已经有缨子公主了,若是有什么动作的话,不可能不传信给他们的。

  方盛朝旁边使个眼色,几个后天高手直接拔身飞起,呼地一声跃入了黑暗中。

  如果早知道对方是虚晃一枪,就该直接追击,而不是防守了。

  没错,刚才芩谷才刚刚露出一丝破绽,旁边的灰袍就有些警觉,提示方盛,方盛出声询问。

  作为外围警戒的两个高手便直接循着指点攻向芩谷所在的地方,那夺命铁爪一出,就算对方再沉得住气,也必定会将其逼出来……

  却没想到对方修为着实高深莫测,顷刻间便将这两个高手干掉。

  那灰袍主要任务是保护方盛,见对方实力远超自己想象,哪里敢擅自离开。

  而其余的人得到指示,更是不敢分散了力量,全都聚集到了院中……

  芩谷初探曾家,了没想到得到了如此重要的信息,心中是心惊后怕。

  既然对方有那么多高手,才不会跟他们硬抗呢。

  聊聊?

  在那里好好等着吧,她相信总会有一天好好聊聊的!

  (小Z:先提升武力值,占据绝对话语权再谈其他……不知不觉中,小Z发现他现在是越来越喜欢掌柜的行事风格了。芩谷:……)

  芩谷当然要趁机离开了,自己初探曾家的目的已经达到,信息也打探到了。

  还有……她看到阿欢几只果然等在那里,没有走。

  她当然要趁着对方戒备的时候急流勇退啦,等对方察觉到自己的退路就在这个地方,反正阿欢几只是肯定跑不过后天境界的高手的。

  芩谷带着三只朝山坡方向跑去。

  阿欢拼命地跑也跟不上芩谷的脚步,小欢和小小欢就更不用说了。

  它心中也非常的奇怪,以前在院中跟主人玩耍的时候,自己跑两步都要站着等一会主人才跟得上的。

  怎么现在主人跑的这么快了……嗯,肯定是因为自己受过伤的缘故,一定是这样的!

  芩谷和三只刚刚离开,从曾家里飞掠出数条黑影,四下散去。

  …………

  方盛看着长身而立的灰袍,说道:“越期,你说今天晚上会是谁?”

  越期正想着心事,愣了一下问道:“刚才你说什么?”

  方盛没有继续自己的话,而是反问:“你又在想茜茜公主了?你难道是对自己的易容术没有信心?”

  越期摇摇头,他真正担心的当然不是这个,而是……

  茜茜公主牺牲实在是太大了,一个国家的兴衰竟然需要全都落在一个女子的身上,真是悲哀啊。

  他一想到茜茜公主要去委身服侍那么懦弱的一个男人,光是想着她会在那样糟糕的男人身下玩转承欢,甚至以后还可能跟另外的女人去分享那么糟糕的男人,他感觉心就一阵阵揪扯般的痛。

  方盛看得出来对方就是在想茜茜公主,毕竟,他们两人在过去的十多年都生活在一起,亦师亦友。